来自 时尚 2016-12-26 19:53 的文章

无故想要打我

 “她辱骂爷爷,无故想要打我,却导致我婢女被打,这些可是事实。若不相信的话凤侧妃可以带着大姐和我去爷爷面前当面对质!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胡诌。”云浅月面不改色地看着凤侧妃,无惧她的怒意。
 
    “哼,我的女儿什么品德我自然知道,你什么品德这整个天圣上下可都是清楚的很。不用对质就已经清楚明白。你对王爷是你父亲不亲,对老王爷是你爷爷不敬,对皇上也偶尔敢顶撞,这些年闯的祸事儿多如高山堆石,如今又火烧望春楼不知悔改,对我这个庶母见之不行礼。这些年我一直看着死去的王妃姐姐上对你关照有加,不想你却是不知感恩变本加厉地伤我女儿。是可忍孰不可忍!”凤侧妃一口气都不带喘地尽数云浅月罪行,美眸狠毒地盯着她。
 
    “是,您这些年的确对我关照有加。所以,昨日我也是对大姐姐关照有加,才只小小地伤了她的手,没打杀了她,以惩罚她对爷爷的不敬。”云浅月想着这女人睁着眼说瞎话也不知道脸红。就凭借昨日那些女人敢明目张胆欺负她,还有彩莲口中说的话,就知道这个女人这些年是怎么关照这个身体原主人的了。

  • 上一篇: 若不是在梦中的话
  • 下一篇: 李芸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